当前位置:首页 > 常用文档 > 工作汇报 > 正文
 

188bet亚洲体育

发布时间:2019-01-10 15:30:33 影响了:

  不久前,原中共广东省委顾问委员会副主任杜瑞   芝,应邀赴京出席农村改革30周年座谈会。会上他发言   说:“农村改革30年,改革是一个上下左右互动的结果。
  最大的动力是农民的肚子问题。但如果没有邓小平这个
  权威的支持,最大的动力也动不起来,没有权威是不行
  的。而且,没有大家的互动、合力、推动,也不行。”与会者
  听了88岁高龄杜老的发言,说他还是那个老样子,从来
  说话不拐弯,敢说真话、实话。
  由于历史的缘故,杜瑞芝无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和
  平建设时期,从事革命生涯50余载,
  他与“三农”打交道,最知农民心,最尊重农民意
  愿。因此,他代表农民利益,为农民说话从来不拐弯。正
  因为杜瑞芝从来说话不拐弯,敢说真话,早在所谓高举
  “三面红旗”的年代,担任珠江三角洲佛山地委第一书
  记的他,就敢于强调反“左”,并提出一些农村改革的超
  前主张。也正因为他从来说话不拐弯,敢说真话,从
  1966年起就遭殃挨批斗,直至1974年才被“解放”,也
  就是说“文革”中他被批斗的时间最长,“解放”得最
  晚。
  如果说,仅仅凭借脑子回忆往事,很难百分百准确。
  那么,从如今保存下来佛山地专机关造反派1967年10
  月编印的一本汇集着1959年到1966年杜瑞芝在各种
  场合讲话的所谓《杜瑞芝罪行录》,便是还原历史真实的
  材料了。但篇幅所限,只能介绍其一二。
  一是《1959年6月5日杜瑞芝在地委市桥会议
  (扩大)上的总结发言》。这是对树起所谓“三面红旗”的
  1958年进行评论的,被造反派当作“彭德怀式”的三反
  大毒草。杜的发言开宗明义,说明“评论”的缘由是:“对
  五八年应如何评价?中央和省委都没有说过,在这次会
  议上同志们的发言都谈到了,因此要谈一谈,要评论一
  下。”接着,他直截了当说了1958年六条缺点及其原因:
  “(1)建立人民公社……刮了‘共产风’,这是很大的缺
  憾。为什么?主要是没有经验……把他们(农民)的觉悟
  估计过高了。(2)农业生产上,无限的指标,不稳当的没
  有经过试验的措施,产生了缺点,而后来又把产量估计
  高了,误认为粮食过关,结果带来了粮食紧张。(3)工业
  和基建搞快了……特别是采取了错误的放‘卫星’的方
  法大搞钢铁,结果挤掉了农业……使整个日用品生产陷
  于半停顿状态,发生了困难。(4)对粮食放松了管理……
  造成很大浪费。(5)少种高产多收的方针,定的也偏了,
  冬种少了,备耕迟,给今年早造带来了损失。(6)把成绩
  夸得过大了,有的同志形容为‘搽粉搽得太多了’,这句
  话很深刻,这就叫浮夸。”杜说的句句是实
  诂。
  二是《1961年8月16日杜瑞芝对人民日报
  编辑李庄、李克林谈话(记录)》。当年仍处于经济
  困难时期,杜主要是谈了他对如何放宽政策、恢复
  生产、搞活经济的见解;纯粹是实践经验之谈,来
  自群众的创造,没有空话、大话、套话和假话。特别
  可贵的是,他当年就敢于提出在干部队伍中反
  “左”的主张,真是一语中的。杜的这个谈话,被造
  反派诬蔑为“是一篇全面系统的宣扬复辟资本主
  义的反革命宣言书”。杜说:“几年来一个‘大’(一
  大二公)的不良后果,(使)群众对集体不相信,丧
  失信心。”因此,他主张“社队体制变动、缩小,与当前农
  民觉悟相适应”。他反复强调反对平均主义,认为农民
  要求包产到户,是搞平均主义逼出来的。“减产队过去
  都是靠共产风吃饭的”,“懒汉喜爱公社”。他强调靠小、
  包、放,恢复生产,搞活经济。对“小”字,他说:“恢复农
  业生产,靠那个小字吃饭――小集体、小自由。这样生
  产恢复得很快。"对“包”字,他说:“靠‘三包’(包产、包
  工、包成本)。三包主要不是经营管理问题,是政策问
  题。没有三包,就没有小队所有制。”“三包落实,指标降
  低,可以吃饱;粮食到户,加上自留地,可以吃好。”对
  “放”字,他说:“逢放必好,逢统必少。’他说到问题的症
  结所在是:“群众怕我们‘左’,我们怕群众右。我们怕农
  民自发,农民怕我们变。”因此,他强调说:“干部思想问
  题,不公开反‘左’,大概不成。”
  毋庸讳言,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仍然存在一
  个个又被一个个突破的禁区。例如,1979年1月11日,
  经“三中全会”原则通过并重新改写的《中共中央关于
  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(草案)》、《农村人民公
  社工作条例(试行草案)》(六十条),是“三中全会”后第
  一批纠正农业战线和农村工作“左”的文件,是中央从
  全局开始突破传统农业体制的文件,强调调动几亿农
  民的积极性,必须在经济上充分关心他们的物质利益,
  在政治上切实保障他们的民主权利。但是“左”的传统
  如此根深蒂固,即使是“三中全会”的农业文件,也不免
  
  拖着“左”的“尾巴”:“不许分田单干,不许包产到户”。这
  个“不许包产到户”是谁突破的呢?杜瑞芝说:“归根结蒂
  是群众突破的。”他对当年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说
  的“坐在机关‘疑无路’,下到基层‘又一村’”颇有同感。
  由于他勤于深入基层调查研究,尊重群众意愿,善于从
  群众的实践中吸取智慧和力量。所以,到了农村第一步
  改革时,也就是统称为搞包产到户那几年,作为主管农
  村工作的省委领导,对于农村出现的新生事物,他总是
  热情对待,敢于“点头”,而不是“摇头”或坐等“红头”(文
  件)。在那个年代,曾经出现“中央拉着,群众推着,中间
  拖着,有的还顶着”的状况,他从不“拖’,群众后腿,同群
  众打“拉锯战”,总是同农民站在一起,表现出为农民说
  话不拐弯的大无畏气概。
  1979年7月,杜瑞芝在省农委第一期经营管理干
  部训练班上讲话,就动情地说:“大家都说‘包产到户’不
  好。我也说不好,但它比起逃荒、饿死人好一些吧?大家
  回想一下,1960年是个什么样子,我们要历史地、全面
  地看问题。”同年,他应邀到国家农委参加由杜润生主持
  召开的一个座谈会。久别重逢,当“大杜主任”见到“小杜
  主任”(这是在京开会时人们对他俩的昵称。)这位老搭
  档时,异常激动,情不自禁地说:“我的队伍壮大了,对包
  产到户问题又多了一个支持者。”
  1980年,杜瑞芝说:“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年。因为
  这一年,通过深入农村调查,深受农民和基层干部的启
  发和教育,自觉不自觉地同农民站在一起,向包产到户
  这个禁区冲刺了。”
  先说春耕这一段,他受省委指派,到湛江地区检查
  春耕生产。他对催耕催种不感兴趣,倒是重视研究农民
  和基层干部是怎样搞生产的。结果跑了近10个县调查,
  重点向社队干部了解第一手材料,给省农委和省委如实
  写了5份观点鲜明、有血有肉的调查报告。如题为《思想
  路线对头,东里面貌在变》,讲了海康县东里公社是全国
  有名的穷社,他3月7日到那里检查工作。在圩镇农贸
  市场上,看到堆积如山的番薯,外地客商正与农民讨价
  还价;但几个供销社的人却说要打击投机倒把,不准把
  番薯卖到湛江、海口。他见状当即进行劝阻,对他们说:
  “什么投机倒把?是他们救了农民的命!不让他们把番
  薯运走,就卖不到好价,还会烂掉,受害的还是农民。你
  们千万不要乱干预,还要提供方便。”供销社人员接受
  了他的批评意见。随后,他到公社党委办公室,在听取
  公社书记陈宝铭的汇报后,称赞他们的思想路线对头,
  因地制宜组织生产,搞好经营管理,只用一年时间,便
  基本解决群众吃饭问题,改变年年逃荒度日的局面。为
  什么能起这样大的变化呢?原来,东里公社地处雷州
  湾,在海康的东边,与徐闻西海相隔,所辖20个大队除
  北部3个有泥质土外,其余都是沙地,生活水平在海康
  最低。过去每年春节后就闹饥荒,有大批人逃荒,最多
  时达到三四千人。1979年以来起了大变化,人均月口粮
  破天荒地达到32斤,人均年分配突破40元,没有人去
  逃荒了,社员生活稳定。变化这么大,得益于两条:一是
  不搞瞎指挥,因地制宜种植作物。以前强行番薯双
  行种植,搞瞎指挥。因为这里种番薯主要靠沙坡地和荒
  沙滩,一下雨畦上的沙就被冲坏,结果是有种无收。后
  坚持从实际出发,改回单行,结果产量稳定,亩产平均
  达到3000斤。二是推行番薯联产到人的责任制,实行
  每人一分高产薯,全社搞了5000亩。1978年冬开始搞,
  定产1500至2000斤,全奖全罚,结果大丰收。当地群
  众高兴地说,这种政策好,这样搞吃饭问题就解决了。
  又如题为《认真解决沿海地区生产建设问题》的综合调
  查报告,提倡政策放宽搞活,特别是强调浅海滩涂
  用投标办法标给个人经营和“三靠”地区的低产田应当
  大胆采用包产到户的成功经验等。杜瑞芝将凋查了解
  到基层单位和农民群众的这些真实情况和成功经验,
  及时整理汇报给省委和省农委,意在引起省委和省农
  委领导的共同重视,并提供一点解决问题的好办法。他
  一再呼吁对单干、包产到户、分队等,不要硬纠强扭,不
  要与农民对立。
  就在杜瑞芝调查汇报后不久,广东省委主要领导
  到海康视察,时任海康县委书记洪绍宏,也向省委主要
  领导介绍了东里公社的经验。这时,省委主要领导的一
  
  位随员插话说:“难怪杜瑞芝来海康,说搞社会主义没有
  饭吃有什么意思啊?如果东里这样搞能解决吃饭问题,
  我看单干也不怕,鼓动你们搞!”洪绍宏听后马上解释
  说:杜瑞芝同志的原意不是这样的,他听到东里书记讲
  以前年年逃荒要饭影响不好,就说如果东里这样做能够
  解决吃饭问题,总比逃荒要饭好吧!省委主要领导说:
  “哎呀,老杜这个人就是好放炮!”(如果杜这样讲是“好
  放炮”,应当说是给“左”的东西开炮)
  当年春耕检查完后,杜瑞芝又被省委指派带队,到
  所谓刮单干风、刮分队风严重的惠阳地区去纠这两股
  “黑风”。结果,恰恰相反,用杜诙谐的说法是:“两股‘黑
  风’纠了我。”因为他通过系统的调查研究已心中有数,
  没有给农民和基层干部“扭肠扭肚”,而是给他们打气撑
  腰。同时,给省委和省农委党组写了两份报告,列举大量
  有说服力的事实,建议省委主动领导“双包到户”。如在
  报告中他写道:“(紫金县)上义公社深山中的洞顶队,一
  位77岁的老农说:毛主席领导我们农民打土豪、分田
  地,赶走土匪,我50岁才找到一个逃难的女人做老婆。
  对共产党、毛主席感恩不尽。但是,毛主席后来有两个不
  好,一不叫人吃饱,二不叫人说话,以穷为纲。他说:历
  史上没有一个被农民推翻的王朝再翻过来的,这个历
  史经验值得借鉴。还说:现在的政策(指包上交)好,这
  样搞我可以多活十年。这里还有一个叫王坑排生产队,
  也是搞包上交的,农民强烈要求我们允许他们这样
  搞。”报告还提出“分了田还得分山”的主张,因为“私田
  (指耕地的使用权)公山,对山林破坏极大”。报告再三
  呼吁“应当认真倾听群众的呼声”。这两份报告,得到时
  任省委第二书记杨尚昆的理解和支持,杨对杜坦言:
  “我已经多年没见过这么好的报告了。”并批示将报告
  发给省委常委和正在省里开会的各地(市)委书记。
  此后,争论还很多。“包”字解决后,到争一个“富”
  字即允许不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;到争一个“商”字
  即允许不允许农民务工经商;到争一个“雇”字即允许
  不允许农民雇工等等。其焦点是姓“社”还是姓“资”,是
  前进还是倒退,是战略措施还是权宜之计。
  这里着重谈谈“雇工”问题。“雇工”在改革开放初
  期也是个禁区,甚至是个谁都不敢碰的“雷区”。因为在
  “三中全会”后,中央1980年75号文仍然明确规定:
  
  “不准雇工”。对此,杜瑞芝持有不同看法。他说:农民群
  众搞了包产到户,在解决了温饱问题后,部分农村能人
  带头拓宽生产领域,扩大生产规模,追求致富,这样就在
  种植业、养殖业、加工业方面出现一批承包大户。现在生
  产技术科学化、生产工具机械化、生产服务社会化的程
  度很低,基本上靠手工操作。不准雇工,只靠自家的劳动
  力,是不可能搞扩大经营规模的,承包大户就很难存在
  下去,这就必然要冲破“不准雇工”这个禁区。他还说:在
  农民人人占有一份集体土地使用权的前提下,部分农村
  剩余劳动力充当雇工,有利于农村经济发展,有利于农
  民增加收入。正如农民自己说的,你说雇工剥削不好,我
  情愿受其剥削,当雇工能赚到钱。杜瑞芝指出:农民的道
  理是实实在在的。我们不能为了所谓捍卫社会主义的纯
  洁性,而无视这个活生生的现实。
  当时广东碰到最棘手的一件事,是陈志雄这个闻名
  全国的承包大户的雇工问题,在全国引起了激烈的争
  论。一位中央领导同志还出面要广东制止、纠正承包大
  户,不准雇工。
  陈志雄是肇庆地区高要县沙浦公社沙一大队第六
  生产队的社员,他从1979年起开始扩大承包经营。1979
  年他承包了本队8亩鱼塘,用来放养鱼苗出售,包金为
  1700元,全年总产值约
  8000元,除去生产成本和
  包金,纯收入约6100元,当
  年没有雇工。1980年,陈志
  雄跨两个大队,承包鱼塘
  141亩,包金为9700元。除
  放养鱼苗外,还养大鱼和茨
  实,夫妻俩参加劳动,雇请
  固定工一个、临时工400个
  工日。全年总产值达25450
  元,除去生产成本3150元,
  雇佣工资2400元和包金,
  纯收入为10150元。1981
  年他继续扩大承包,承包面
  积共497亩,主要是种茨实和养鱼。上半年跨越三个队
  承包鱼塘357亩,包金为50500元:下半年承包水稻
  140亩,包交稻谷56000斤。全年包金总额65060元,另
  投入资金28000元,雇请固定工5个,临时工lOOO个
  工日,全年总产值114600元,除去成本,陈家收入
  21540元。
  对陈志雄这个承包大户,敢于解放思想,实事求是
  的高要县委领导,一直采取热情鼓励和积极支持的态
  度。省有关部门以及省委领导,总的来说也是采取肯定
  的态度。1981年初肇庆地委办公室和高要县委办公室
  联合调查组,写了《关于陈志雄承包鱼塘三百多亩的情
  况调查》,这份调查报告认为陈志雄的做法,“集体增加
  了收入,承包者也有所得益”。2月26日,省委办公厅将
  此调查材料加按语后打印送省委领导同志参阅。
  1981年5月29日《人民日报》发表《一场关于承包
  鱼塘的争论》一文,介绍了陈志雄承包集体鱼塘的情
  况,提出对此事有人赞赏也有人质疑,争论焦点是“雇
  工算不算剥削”、“能不能跨队承包”。为此,《人民日报》
  开辟《怎样看待陈志雄承包鱼塘问题》专栏,开展讨论。
  至同年8月30日,历时3个月,共发表21篇讨论文
  章,最后以发表北京读者佘大奴、黄克义题为《进一步
  
  解放思想、搞活经济――对陈志雄承包鱼塘有争论的两
  个问题的看法》的文章,作为讨论总结。该文对“能不能
  跨队承包”问题,作了肯定回答;对“陈志雄雇工算不算
  剥削”,认为“陈志雄的收入比其他人高,主要是多劳多
  得的表现,是无可非议的。”
  但是,事情并非到此了结。1982年1月,在昆明召
  开的全国农业生产责任制问题讨论会,印发了广东社会
  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两位同志写的一份调查报告。该报告
  认为陈志雄式的大户承包已经不是以个人劳动为基础
  的经营,而是以雇佣劳动为基础的大规模经营,其资本
  主义性质是明显的;随着这种经营的发展,社员之间的
  关系逐渐起变化,一些农民甚至被迫失去土地,只得外
  出谋生或当承包大户的雇工,承包大户则借此发了财,
  按劳分配就失去了基础。这份把承包大户定为“资本主
  义性质”的调查报告,被新华社记者以《广东沙浦公社出
  现一批以雇佣劳动为基础的承包大户》为题,于1月17
  日登在“国内动态清样”上,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重视。
  胡耀邦总书记在“内参’登出当天,作了如下批示:
  “请润生同志注意并提醒广东省委。”杜润生于1月19
  日批示:“瑞芝并仲夷同志此事请酌处。”一个是“请注意
  并提醒”,一个是“请酌处”,这种温和、商量的语气,便
  于下面实事求是地看待和处理问题。但是,胡乔木同志
  于1月18日的批示就显得不同,他给任仲夷同志的信
  抄送给耀邦、万里同志和国家农委各一份,写道:“我个
  人认为,按这个材料所说,就离开了社会主义制度,需要
  作出明确规定予以制止和纠正并在全省通报。事关农村
  社会制度的大局,故提请省委考虑。”
  中央领导的批示转到杜瑞芝手里,虽然他对有些吓
  人的话不以为然,但为了进一步弄清真相,他组织了一
  些人员下去做调查。同年4月22日,他签发了省农委致
  省委并报国家农委《关于陈志雄承包经营的情况报告》,
  肯定陈志雄开创了专业承包先例,对承包双方均带来好
  处。该报告说:“这个公社地处西江河畔,河涌萌塘及低
  洼易涝田较多,由于经营管理上‘打大捞’,产量长期低
  而不稳,生产成本高,经济效益差。三中全会以来,调整
  农村经济政策,落实生产责任制,部分生产队把这些
  涌、塘及低洼田采用承包方式,由承包者择优种养。一
  般社员对这种做法是否允许,心有余悸,不敢承包;而
  陈志雄经常看报,对党的政策知道较早,又当过大队
  会计,有一定经营管理经验,还懂得一些养鱼苗的技
  术,便于1979年在沙浦公社首开专业承包的先例。由
  于承包双方取得比较显著的经济效果,逐年扩大承包
  面积。”“这种承包188bet亚洲体育和经营方式,就其经济效果来
  说,比原来‘吃大锅饭’的集体经营要好。”
  由于任仲夷、杜瑞芝等省委、省农委领导对承包大
  户态度鲜明,并没有“作出明确规定予以制止和纠正并
  在全省通报”,相反给予肯定和鼓励,雇工问题的禁区
  也就冲破了,承包大户在广东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。
  据1983年12月,广东农村生产、流通、科技、服务
  等各个领域的专业户、重点户发展很快,占总农户的
  10%以上;有的专业户和小型联合体已具有相当规模,
  还涌现出一批农民自愿组合的新经济联合体。
  在那时,由于杜瑞芝积极参加中共中央农村政策
  研究室、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杜润生主持召
  开的各种大小会议,为制定中央“五个一号文”等主动
  提供大量来自农村基层的真实情况和宝贵经验,建言
  献策的热情很高,而且又心直口快,说话不拐弯,往往
  语出惊人,耐人寻味,被戏称为杜润生担纲领航的农口
  (指中央农研室)的“四路诸侯”之一,即“北霍(山西霍
  泛)南杜(广东杜瑞芝)东吴(江苏吴?)西赵(四川赵文
  欣)”,人们至今记忆犹新。
  杜瑞芝为农民说话不拐弯,从前是这样,现在还
  是这样。2000年他从新闻报道中看到阳江市中级法院
  有一例判案在社会引起很不好的影响,而且是关于阳
  江最大的海水养殖场,面积多达4000余亩的九姜围的
  承包经营权属问题,事关重大,便挺身而出,伸张正义,
  一直把情况反映到中央。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杜瑞芝
  说:此案不是命案,也许不是常人所说的大案要案。但
  在我看来,如果执法者破坏法律,这是最大的犯罪。
  
  

相关热词搜索:拐弯 说话 农民 杜瑞芝

相关文章
最新文章

Copyright © 2008 - 2018 版权所有 188bet亚洲体育

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-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