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常用文档 > 工作汇报 > 正文
 

188bet亚洲体育

发布时间:2019-01-10 15:30:11 影响了:

 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,望我故乡。   故乡不可见兮,永不能忘。  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,望我大陆。   大陆不可见兮,只有痛哭。   天苍苍,野茫茫,山之上,国有殇。
  这是在于右任先生1962年的日记中发现之诗歌。
  它未标题目,有人说是诗歌,有人说是遗嘱。若以日记而
  论,应是可代遗嘱的一曲哀歌。
  原来,于老是1964年11月10日病逝于台湾荣民
  总医院的。弥留之际,没留下什么遗嘱。其亲友僚属及长
  子于望德,后来开启于老的保密柜。柜中无任何贵重物
  品或财产契券,只有第三子于中令赴美留学筹集旅费时
  的借据。余下的多是日记本,其中发现了上述的那一曲
  哀歌。
  盖棺定论,于老赤条条来又赤条条去,真是两袖清
  风。而这一曲可代遗嘱的哀歌却充分表达了于老先生
  的家国情怀!
  
  (二)
  
  2003年3月18日,温家宝当选总理后,在举行第
  一次中外记者招待会上,回答台湾中天电视台记者提
  问“对两岸关系的看法”时,说过“谈起台湾,我很动情,
  不由地想起了一位辛亥革命的老人,国民党元老于右
  任先生临终前写的一首哀歌……”,温总理还即席背诵
  了这首遗歌,海内外媒体不由纷纷报道。于老《望大陆》
  家国情怀的这一时代强音,震动寰宇。
  于右任这位辛亥革命老人,担任国民党政府要职
  以后,最倡导的是“有志者应以造福人类为己任”。1945
  年国共谈判,于老以监察院长身份设宴欢迎毛泽东,公
  开支持两党再次合作与和平建设祖国。
  但遗憾的是,国共和谈破裂。1949年,人民解放军
  攻入南京前夕,于老却被裹挟到上海、广州。历尽流离
  颠沛之苦到了重庆,仍寻不着老伴高仲林及女儿于芝
  秀。同年11月29日,竟被胁迫登机飞往台北。在机上,
  他悲愤交集,写了《逾台机中》一诗:
  天意抑人意?他乡似故乡。
  高空莫回首,雷雨袭衡阳。
  其实,蒋介石政权撤离大陆之际,军政人员被裹挟
  的,又岂止于老有离乡背井的悲痛和身不由己的苦衷!
  于老羁留台北度日如年,更深人静思念老伴高仲林之
  
  情更烈,不禁写了《鸡鸣曲》:
  福州鸡呜,基隆可听。伊人隔岸,为何不
  应?沧海月明风雨过,子欲歌之我当和。遮莫
  千重与万重,一叶渔艇冲烟波。
  1958年,于老与高仲林是金婚之年。他把紧携身
  边的箱子打开,取出结发妻子当年为他缝制而不舍穿用
  的鞋袜。睹物如见人,他写了《忆内子高仲林》:
  两界河山一枝箫,凄风吹断成阳桥。
  白头夫妇白头泪,留待金婚第一宵!
  一个被裹挟而作了离乡背井的游子,那怀乡思亲之
  情能不令人摧肝裂肺么?!
  
  (三)
  
  一个“垂垂白发的游子”,尽管怀乡思亲之情与日俱
  增,然而,他并没“忘忧国”,更未忘“以民为本”。他是一
  位鼎鼎有名的大书法家,曾煞费心思写了“计利当计天
  下利,求名应求万世名”十四字赠蒋经国“总统”。也许
  是于老字中之意不无启迪,蒋经国“总统”执政期间革旧
  布新,以民为本,使国民经济大大发展,成了东方的“四
  小龙”,而且缓和了两岸局势,把祖国统一的事业推进一
  步。而更值得称赞的是,终于让张学良将军的自由恢
  复,并批准他到夏威夷去颐养天年……
  一位跟随于老30年的台湾书画家刘延寿先生说
  过:“怀乡是人共有的感情,只有右老的感情特别深。统
  一是中国人共有的愿望,只有右老的愿望特别切。”毋
  庸置疑,于老《望大陆》哀歌之所以惊天地,泣鬼神,根本
  原因就在于,它将于老的家国之痛、民族之痛溶而为一,
  它为两岸人民而泣,它为中华民族而歌!
  为纪念于老“葬我于高山兮,望我大陆”的遗愿,台
  湾人民募捐,在于老念而又念的玉山――台湾第一高
  峰,建了一座连台基共3米高的于老铜像。高昂的铜像
  面向大陆,凝望祖国。脚下海风阵阵,海浪滔滔,海鸥群
  起飞向大陆……
  
  (四)
  
  上世纪80年代末,笔者忽然接到一封来自台北的
  来信,原来是海外亲人拟返乡祭祖省亲。那娟秀的笔
  迹是侄女丽嘉写的,信并不长,字里行间却凝聚着骨肉
  亲情。这实出乎意料的天大喜事,笔者浮思联翩,更深
  不寐而写了一阕《定风波》:
  一点灵犀两岸通,归期秋后寄情浓。绿水
  盈盈多少梦,堪纵,何妨未识便相逢。雨过天
  晴风亦定,犹幸,花开原自赖春风,一罢吴钩天
  下乐,当诺,团圆定欲醉千钟!
  果然中秋后,从未谋面的大嫂偕侄女丽嘉取道香
  港回来了。见面后,大嫂把一条呢绒围巾绕在笔者脖
  子上,含泪说:“小叔,这是你大哥给你的遗物……他多
  盼望有朝一日能返大陆与家人团圆,但无情的现实、凶
  恶的疾病却使他撒手人寰……前年他还去瞻仰于右任
  先生的铜像,并把于老的馑大陆》哀歌书写后贴在厅
  上……弥留之际,他嘱咐我们一定要实现他的遗愿回
  故乡祭祖与骨肉团圆……”
  由于大嫂买的是双程飞机票,她俩只逗留了三天,
  便依依不舍回台北了。临别时侄女丽嘉还表示:明年
  争取带住于美国和台北的两个弟弟回来团聚……
  
  (五)
  
  大哥也是1949年在南京被裹挟而过台湾的。他
  是内政部户政司的一名小官员,到了台湾供职于民政
  厅的一个科。但是,他对于宦海浮沉早就厌恶,不久,
  便辞了职务而当“中国国际商业银行”秘书长,业余写
  作著书。他因商务关系去过日本、美国、西德考察,那
  条呢绒围巾就是他从西德购买的。物轻意重,睹物思
  人,而今,每逢冬冷,笔者就把呢绒围巾缠在脖子上。
  那是多么温暖的围巾。围巾啊围巾,它是骨肉的鲜血
  与热泪凝成的无价之宝,它是两岸同胞亲情不可分割
  的见证!
  
  

相关热词搜索:絮语

相关文章
最新文章

Copyright © 2008 - 2018 版权所有 188bet亚洲体育

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-52